尋人救濟
13歲女孩離家出走爸爸尋人竟無近照 坦言關愛不夠
2015-09-21 18:04:53    
溫馨提示:所有求助信息請大家進一步核實確認,確認無誤后進行幫助或捐贈,以免造成經濟損失。

   9月20日上午,家住雨花區妹子山的金師傅騎著電動車一臉的疲憊,13歲的女兒小賢(化名)自從11日離家后就沒再回家。


  起初,金師傅曾與女兒電話溝通,女兒答應回家卻一直未回,電話中,女兒責怪他與妻子離婚,剩下她一個人。如今金師傅每天都會給女兒發短信,但女兒回家的承諾一直未兌現。

  “我平時不怎么管她。”金師傅坦言,他對女兒關愛不夠。在記者采訪時,他甚至說不出女兒中學的校名。他手機里沒有女兒的近照,唯一保存的一張是女兒的小學畢業照。

  “希望她早點回家,我會原諒她。”金師傅說。

  尋人女兒稱準備在外面做事

  “11日那天說去同學家補課,對方家長也打了電話證實。”9月20日上午,金師傅回憶說,11日女兒去了同學家,他接到自稱女兒同學家長的電話,告訴他兩個孩子在一起,讓他放心。

  金師傅說,初一下學期有段時間,女兒早上照常背著書包去上學,晚上按時回家,后來他才得知,那段時間她根本沒上學,而是請假在外面玩。

  “我當時罵了她,也打了她。”金師傅坦言,女兒這個年齡段有些叛逆,但父女倆約定,如果去同學家,要讓對方家長打電話確認。這次女兒外出,按約定做了,但是當時對方家長是用小賢手機打的電話,金師傅無法聯系上對方家長。

  金師傅說,女兒小賢13歲,上初二,9月12日晚上八點多,小賢給他發來短信,說還在同學家補課,明天會回家。13日,他給女兒打電話,一直沒人接,就發了短信。接連幾天,他一直給女兒發短信打電話讓她回家,但女兒屢次爽約。

  “我現在很累,今天我就不回去了,等我想清楚了以后該怎么辦,我明天再回家。”這是9月15日小賢發給爸爸的短信,但等到16日,金師傅依舊沒看到女兒的身影。

  9月19日,小賢又給金師傅發來短信,短信中,她說,“我在外面準備做事,我也想自己磨煉一下。”

  家庭女兒兩歲時他與妻子離婚

  因為小賢一直沒去學校讀書,班主任陳老師打來電話,金師傅只得到處找女兒,但他并不知道女兒和他說的是否屬實,“現在已經離家十天了,好說歹說她都不回來。”

  “開始還好好和她說,后來就罵了她。”讓金師傅意外的是,女兒干脆電話短信都不回,這讓他慌了神,“她責怪我和她媽媽離婚,剩下她一個人。”

  金師傅坦言,在女兒兩歲時,他與妻子離婚,妻子是監護人,但女兒基本都是跟著他長大,后來女兒開始上學,只要學習需要的,他基本都會滿足,“家里的書本都有一大疊。”

  記者問到小賢在哪個學校讀書時,金師傅想了一會兒才說:“應該是在芙蓉區。”被追問到具體的學校時,金師傅沉默了,他說自己實在想不起來,“不過我有他們班主任陳老師的電話。”他掏出手機,“你們可以給她打電話。”

  為了幫助金師傅找到女兒,記者提出要他提供小賢的近照,金師傅找遍手機,里面都沒有小賢的照片,他從電動車座椅下翻出一張翹了角的照片,“這是小賢的小學畢業照,她的照片只有這么一張了,我這也沒有其他的。”

  “我平時不怎么管她。”金師傅說,他是貨車司機,平時在外開車,有時幾天不回家,根本無暇照顧女兒,更別說陪她。女兒一般是跟著奶奶生活,對于女兒的管教也比較簡單,“上次出去沒去上學,我就打了她。”

  “希望她早點回家,我會原諒她。”金師傅說,在他發給女兒的短信中,他也特意告訴女兒,只要女兒回家就不會怪她。

  9月20日中午,記者聯系上小賢媽媽。她說,平時她會給小賢打電話,雙方交流比較多,只是對小賢的學習關心不多。之前小賢離家出走,她打算讓女兒跟她一起過,但是女兒和前夫不愿意。這次等女兒回來后,她還是想讓女兒跟她過。

  專家建議

  給女兒道歉,用愛來感化她

  9月20日中午,小賢所在學校班主任陳老師表示,上周一小賢沒到學校上學,她就與家長聯系,起初她爸爸說女兒肚子不舒服,第二天才說實話沒回家。

  陳老師說,小賢平常表現還好,只是請假比較多,開學以來陸續請假,前兩周請了四天,第三周都沒來。之前經常說肚子痛,她還囑咐家長帶著去醫院檢查,“經常請假對學習也不好。”

  陳老師了解到,小賢爸媽離婚,家庭關系比較復雜,媽媽在深圳,爸爸在外面做事,小賢主要跟著爺爺奶奶。爸爸不怎么管她,之前開家長會,第一個學期媽媽來,之后爸媽都沒來。和爸爸聯系討論孩子的教育問題,他總說沒時間。

  對此,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向軍分析,從心理學來說,孩子在三歲前,爸媽要無條件地愛她。小賢小時候,爸媽就沒有給她足夠的愛,小賢在成長過程中,會感覺自己是多余的,沒有人愛她。

  在沒有親情的呵護和愛的環境下成長,孩子也沒有能力用愛去回饋爸媽。沒有家庭的呵護,孩子可能提早走向社會,因為她覺得社會中有很多朋友關心她,她可能遇到一些有類似經歷的人,這些人能夠接納她,給她安全感。

  向軍表示,十三四歲的孩子正好是在第二叛逆期,有了自己的思維方式,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和認識世界,這個時候孩子更需要家長的理解和愛。她建議,爸爸要跟女兒保持聯系,時不時打個電話,讓她感覺到家人是關心她的。爸爸也可以試著發短信向女兒道歉。試著用愛的語言來溫暖女兒,慢慢去融化她,并無條件地接納她。記者張樹波

  封面觀點

  最好的愛應是親情陪伴

  與任何問題家庭一樣,在小賢與父親之間,無論是正面交鋒還是冷暴力,都似乎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小賢的父親覺得只是在“嚴加管教”,畢竟在國人眼里,父親向來以威嚴示人,而在小賢眼里則覺得這是不可理喻的淡漠。

  我依然堅定地相信,小賢的父親深愛著自己的女兒,從他對小賢的表述,以及時至今日的憂心忡忡,都足以力證。父愛念茲在茲,小賢對此表現出強烈的叛逆,所力證的則是方式上的問題——小賢在近乎絕望下的離家出走,其實是對失去親情關懷的恐懼,是對現狀的抗議。所以說,破裂的家庭、“不適當的教育方式”與女兒的叛逆存在可能的關聯。但是,在親情的字典里,從來就沒有“愛恨交加”四字。

  父女一場,生活的逼仄,成長的煩惱,讓本是綿長柔和的情愫,不得已面對各種困頓和不安,即便如火山,那也可能是因為濃烈。如何濃烈到恰到好處,它應首先是為人父母者的修煉。

  必須得提及作家龍應臺在其作品《目送》中的一段話——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它所帶來的啟示是,為父為母者,既要在平素的生活中捕捉到孩子的柔情,也應該學會讀懂孩子的內心,理解孩子表情變遷背后的信號,如果能讀懂孩子成長的煩惱,也許就不會那么地惶恐。而在這方面,小賢的父親顯然做得不夠。

  當然,親情也從來不是單行道,為人子女者,也要學會向父母傳達出友善和愛戀。對于小賢的害怕和孤獨,應是可以理解的,但也應該嘗試去理解父親的生活艱難和良苦用心,或許小賢也會發現,父親的火山其實是飽含熱烈的愛意。

  父女之間構建的理解,其實并不是什么高深的學問,所需要的是相互的陪伴,最好的愛,就是親情陪伴。秋意漸至,愿小賢早日回來,讓這父女一場,從此明媚動人。(瀟湘晨報 評論員 高亞洲 記者 張樹波)


責任編輯:bj002

性爱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