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組織
一支農民工公益環保隊的13年歷程
2019-04-01 11:11:02    慈善公益報

      “十多年來,清理各類垃圾600多噸;保護各種動物4000余只,鳥類1500余只;植樹28.6萬株,治理黑土灘2000余公頃……”這組數據的創造者,是過馬營鎮公益環境衛生整治協會,一支由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南縣過馬營鎮農民工自發組織建立起來的環保隊。

      從2006年成立至今,在當地政府和有相關部門的支持下,這個土生土長的小協會走出了一條為人稱道的公益環保大路。

環保從家門口做起

      1998年,過馬營鎮多拉村的農民工端主加發現了一個不好的現象:“草原上的垃圾漸漸多了起來,特別是一些食品包裝袋,污染環境不說,牛羊誤食后死亡率很高。一到春天,死的羊不少,剖腹一看,胃里都是塑料袋。”牧民們開始意識到草原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同年,這個25歲的藏族青年和村里一起外出打過工的拉登加、立新加、仁青加、楊托5人一同成立了多拉村環境保護小組。從這天起,幾個人一有空閑就去撿拾草原上的垃圾。撿著撿著,農民工環保小隊伍漸漸“撿”出些名氣,不僅村里人叫好,周邊村子的老人都支持他們的做法。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個,兩個,三個……周邊9個村子的牧民們開始紛紛效仿,成立了村環境保護小組,除了保護草原,還定期清理水源地附近的垃圾。
  2006年4月15日,貴南縣過馬營鎮公益環境衛生整治協會正式成立。除了原有的撿拾垃圾、保護水源等活動,還增加野生動物保護、防沙治沙等內容。

平凡人做不凡事
  
      與環保“結緣”時,切扎村的農民工洛賽還是個19歲的小伙子。他說:“2006年,村里成立了環保小組,一有空,我們就湊到一起撿垃圾。村里有個小湖泊,當時還能看到十幾只鳥,幾年后,就剩三四只了。”幾經查看,洛賽終于發現了緣由。原來,這些鳥產的蛋,經常被附近的牧民和野貓、野狗“撿走”。
  為了改變這種局面,2009年春節一過,協會的45個人就開始了他們的“護鳥計劃”。“其實也談不上什么計劃,就是一天到晚守在那兒!”就這樣,每年從春節過后一直到9月份,45位小組成員輪流值守在湖邊,只為保護那些遠道而來的“客人”。
  今年42歲的扎西措是日安秀麻村的一名普通牧民。2013年,她和兒子華克本一起加入協會。“每個月我們都要舉行4次活動,從早上八九點出門,一直忙活到下午五六點,雖然干的活又臟又累,可每個人心里,都美滋滋的!”
  2016年,協會成立了工會,性格開朗、做事干練的扎西措被大家推選為工會主席。除了日常的活動,她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協會一些家庭困難的成員身上。
  家住沙加村的德格吉家庭貧困。平日里,一家5口的生活全靠丈夫一人放牧、打工維持。在了解到她家的情況后,協會工會伸出援助之手。
  “后來我們發現,在這支隊伍里,這樣的情況不在少數。為了發揮協會更大的作用,我們成立了一個卸貨小組,在縣城周邊卸貨,水泥、磚塊、草捆……樣樣都干。”扎西措說,這個30多人的隊伍中,有婦女18人,年增收3萬多元。

公益之路越走越遠

  真正讓協會舉步維艱的,還是經費。“當時沒有經費,所有的工具都得大家自己準備,垃圾都是用自己的三輪車運。”回憶起步時的辛酸,端主加有些傷感。
  從2008年起,端主加和他的伙伴們又多了一門“必修課”——防沙治沙。由于缺少經費,沒有錢買樹苗,他們就地取材,從自家的樹上砍下樹枝,提前泡好;沒有車運樹苗,牧民們開著自己的車一趟趟地跑……
  “現在到工地上打工,一天還能有120元左右的收入呢,我們這些志愿者,全是義務勞動,沒有一分錢的報酬!”協會秘書長本新加一家4口,全部加入了協會。十幾年來,正是這種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的運作模式,讓這個協會得以發展壯大。
  2016年,過馬營鎮政府為協會解決2萬元的活動經費;2017年,鎮政府讓端主加成立鎮上的環衛公司,除了清理費用外,還為協會解決了垃圾車不夠用的難題;2018年,縣環境保護和林業局給協會發放了3.2萬多株樹苗……
  “這片草原是我們的家鄉,今后,我們的子子孫孫都要在這里生活。我們應該把干干凈凈的家園一代一代地傳下去,讓下一代人看到一個比現在更好的美麗大草原!”提起協會今后的發展,雖然還有諸多困難,但端主加依然充滿期待。(邢生祥
 
 


責任編輯:csgyb2

性爱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