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公益報>時評
“達利”也要“達義”
2019-07-10 14:43:07    慈善公益報
       慈善公益報(李希金)最近,一紙“天價罰單”讓達利集團再次進入人們的視野。筆者從“中國社會組織動態”中了解到,事情起于去年上半年,達利集團旗下產品“可比克薯片”開展的一次題為“快樂助非遺,紅包搶不停”公益捐贈行動。廣告稱達利集團與“中國文化保護基金會”和“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益基金”進行合作,為非遺公益活動助力。然而經江蘇漣水縣市場監管局調查發現,兩家合作單位中,前者并不存在,后者也早于2011年便被撤銷。據此,漣水縣市場監管局認定此事構成“非法廣告”,按《廣告法》第五十五條之規定,處以廣告費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罰款,由此開出了3673.04萬元“史上最大”的天價罰單。
       與此同時,達利集團作出“情況通報”,要點有二:一是由于廣告設計人員的“疏忽和理解錯誤”,導致錯誤標識混入生產銷售環節;二是由于集團馬鞍山分廠“誤將”幾千個印有“掃碼助非遺”文字的罐體投入生產,導致市場出現部分活動截止日期之后的產品云云。
       對這兩點解釋,大多人不以為然。
       以商家的精明程度,或以集團公司本應具有的管理水平,無論如何不能以膚淺簡單的理由為自己諾大一個商業策劃案的失敗找尋借口,而將責任推到“廣告設計人員”與“分廠”。如此不僅會令人們對達利集團的經營管理產生疑問,更會使人質疑它對公益慈善的輕慢。
       “達利”或許是所有商家的初衷與目的,然而在追求“達利”的同時,也不能忘記自身應有的“達義”。即一是要“明白道理”;二是要遵循“公認的義理”?上н_利集團兩點都未做到。
       退一步講,即便確是“一字之差”,也有支付給“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的10萬元善款的撐持。但誰都知道,這10萬元對于達利集團的銷售以及承諾只是九牛一毛。這何嘗不是打著公益慈善的名義牟利?而對另一個“子虛烏有”的合作者,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欺騙以至詐騙?
       此事當是一個警示:不是什么“捆綁營銷”都可以將公益慈善“捆綁”過來參與營銷的。從商之道一向明確,就是要以誠為本,以義為先,義利相兼。只是在紛繁復雜的經商途中常被人“掉包”或“變賣”了。
       筆者以為達利集團應有的作為首先就是道歉,無論失誤還是錯誤,出于客觀還是主觀,承認錯誤才是向著正確的第一步,而非這樣拙劣的辯解。

       自然,需要“達義”的并非僅僅是商家企業,也包括其他。但這是另一個問題,不能由此覆蓋了達利集團的錯漏。

 

 


責任編輯:csgyb2

性爱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