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公益報>時評
搶座位與地域黑
2019-05-15 15:00:37    慈善公益報

       慈善公益報(李希金日前,作家六六的一篇微博引發軒然大波。事情原本很小,幾乎司空見慣。就是她在機場候機,有人與她爭搶座位。六六就此評道:“對某三省不知為何如此捏鼻”等等。

       如果只有前面那個橋段,也僅是生活中的一件小事罷了。但或許因為六六是編劇,要增加“戲劇沖突”,于是便將事情由搶座演成了“地域歧視”。
      其實在機場里搶座和在高鐵上搶座和在公交車上搶座大同小異,并不因誰的交通工具更高級些而有不同。比如這位女士和公交車上的搶座大媽皆屬“同道中人”,只不過大媽用的是菜籃,女士用的是坤包。
      搶之于座位仿佛是國人一個長久的主題。座位有限,自然就會生出一個“搶”來,說得仿佛人的天性一般。但這樣的解釋并不全面,因為人性中還有謙讓、仁慈、關愛、教養等。
       也有人說,這是因為“窮”的緣故,凡物都要去搶,哪怕是一顆菜頭、一袋咸鹽、一瓶汽水,自然也包含座位以及其它。但筆者依舊不以為然,因為一些人在奢飾品店里一樣會搶,就和搶菜頭咸鹽汽水座位一樣。所以搶與窮或富并無必然關系。筆者以為倒更像是他們的一種習慣、一種養成,發展到極致就是下意識地撲上去為搶而搶。搶到了就心安理得,搶不到就心態失衡,怨恨以至指斥別人“不講道德”等。
      搶與讓是一件事的兩面。因為讓的少,于是搶的便多;因為搶的多,于是讓的更少。這貌似一個“死結”,結開它需要思維的轉變與教養的成型。否則,即便座位足夠富裕,也還會有遠近好壞的區別。比如高鐵男的耍賴不就是因為喜歡“臨窗”?
      教養與心態的確會使結果不同。比如有些老人雖然很老,但并不覺得自己老到需要別人讓座。所以他們的人生就很從容寬厚,慢說去搶,就連自己的座位被別人占去也不會抱怨“捏鼻”,更不會一竿子掃遍某地所有的人。
      與搶座者相比,地域歧視同樣也是一種惡習,區別只不過是前者出于對私利的偏執,后者出于對他人的偏見。以一孔之見去評價事情與人自然難有公允的結論。窺豹尚且不足,何況大千世界?所以,所謂素質修養也并非僅指文化,就像搶與貧富無關一樣。
 
 
 
 


責任編輯:csgyb2

性爱直播